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城市论坛

倪鹏飞:网红城市出圈带动城市发展的新逻辑

     点击数:2206 字号:

文/倪鹏飞 中国社会科学院长城学者,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

   1.网红城市出圈,不仅仅是网络技术驱动

最近几年,网红城市和城市出圈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现象,引起了强烈关注。尤其是2023年的淄博和2024年的哈尔滨,相继在互联网上形成现象级热点,吸引了无数游客前去打卡。

经济学上,网红城市的出圈涉及以信息产业为基础的网络经济,但又不仅仅是网络经济:从城市经济的角度来看,城市因其独特的文化特色、自然景观或者社交媒体的内容营销吸引了广泛的关注,从而成为人们尤其是年轻群体旅游和消费的热门选择。网红城市不再只是年轻人心目中的诗和远方,更是当今人们虚拟交互里的段子、热梗和故事创造及传播的流量场。

如何从经济学角度解释网红城市出圈?一座城市通过信息技术发现和营销在地的特色产品,触发城市出圈、火爆,能够倒逼城市发展。供给方面来看,城市首先发现了本地不可移动的物质和文化产品,通过信息的形式表达出来、传达出去。并且城市还要营销加工这些信息,供大家消费。需求方面来看,网红热梗和它带动的城市故事产生巨大流量,就会带来多样化需求,聚集外部资源,最终延伸至实际产品的消费。

其中的关键点在于预期的改变。城市出名后,外来游客、网络关注带来了多样、好奇和共情的需求偏好释放,导致增长需求多样化。统一发展经济学认为,要素可以通过影响主体的偏好和预期来决定行为。网红城市出圈的现象再次证明,供给的创新能够创造需求,促进消费并不只有刺激需求这一条路。

2.网红城市出圈,预示“流落时代”未来已来

网红城市出圈不仅是在地消费信息快速传播,而且是更大空间尺度上顾客的流动消费和虚拟消费,更是从流量经济时代向“流落时代”转变。需求升级、技术积累、规模经济决定人类已经走过流动分散集聚的“游落时代”、固定分散集聚的“村落时代”、固定集中集聚的“城落时代”,正在走向流动集中集聚的“流落时代”。

与以往的时代不同,在“流落时代”,人口和要素都可以大范围流动,但城市是不动的,因此异地旅游和流动消费将来会成为主流的趋势。越来越多比例的人会一边工作,一边旅游、休闲和享受,在这个城市住半个月,在那几个城市住半个月,充分满足更多元化的需求。“四海为家,家万里”将从描述古代少许流落者的迫不得已,变成描述未来多数流落者的心之所向,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不再是聊以自慰的话语。

“流落时代”的特征在于:首先,需求的多样和好奇,需要人们提供更多不可流动的空间产品和服务体验来满足,即所谓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其次,智能生产技术进步,将会减少劳动人口的劳动时间,并大大增加人生的休憩和生活时间,既包括退休人口增加,也包括在职员工的工作时间减少。当然,目前现实中一些地区和行业仍然存在“996”的现象,但技术进步的方向必然是减少个别劳动者的劳动时间,而非增加。再次,通信交互技术使得远距离生产、消费成为可能,通信交互技术进步使得生产、学习、生活、休憩一体化和远程化。最后,交通通信技术决定了人们有条件体验更广空间的产品和服务。通信交互使得人们可以远程虚拟消费各地的不可移动产品和服务,交通交互技术使得人口和物质可以通过高铁、飞机、私家驾车实现远距离、短时间和低成本移动,线下消费变为“用脚投票”,以便捷地开启一场场“说走就走的旅程”。

3.网红城市出圈,构建城市跨越发展的新逻辑

此前,城市发展的逻辑主要来自:第一,转移当地劳力,乡镇企业,建设小城镇,实现跨越发展。第二,向外招商引资,发展产业,创造财富,实现跨越发展。第三,经营城市土地,建设城市,集聚人口,实现跨越发展。第四,改善生活环境,吸引人才,发展产业,实现跨越发展。

而今,网红城市的出圈构建了一个城市跨越式发展的新逻辑,即通过营销在地产品,触发城市出圈,集聚外部资源,倒逼跨越发展。具体方式是:营销在地产品。利用信息交互技术促进信息快速、广泛、便捷。通过社交媒体的参与式传播,完善线下服务,展示城市独特的元素及特色和资源。通信技术用于参与式活动,加工、再生和消费在地信息产品。触发城市出圈。迅速提升城市整体的知名度和美誉度,突破原有的小圈层,进入大众视野,清晰既有城市形象,展现城市潜在优势。倒逼跨越发展。通过媒体传播信息吸引外来顾客、要素和企业,通过媒体聚焦曝光,倒逼本地改善营商、生活和创新环境,让在地消费与城市建设、招商引智、产业升级协同发展。

这个倒逼机制如果利用得好,就有可能实现全面发展、持久发展。在大众和媒体关注下,如果城市能够发生改变,整体营商环境就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有营商环境的支撑,再挖掘一些新的比较优势或动态的比较优势、个性化的产品,那就有可能实现真正的转型和全面的发展。

4.流落,让所有城市未来一切皆有可能

与此同时,网红城市出圈现象也体现了一种城市经营的新趋势:过去几十年,城市经营主要是通过招商引资发展制造业来拉动GDP增长,旅游业则是一种典型的富民不强市的产业,需要的投资往往很大,对GDP的拉动却很小。而最近几年,在传统制造业接近饱和、高新技术行业未能出现重大突破的情况下,把城市打造成“网红”,带动旅游业发展,成为许多地方政府谋求“弯道超车”的新战略。

现实中,许多网红和出圈的城市发展存在极大的波动性,流量和流落同时给城市带来机遇与挑战。与众不同让每个空间拥有出圈的机会,每个空间存在自然及人工的差异的在地消费产品,日益增长的多样、好奇需求需要不断扩展在地消费满足,通信和交通交互技术让人们获得线上和线下便捷的在地消费,不断扩展人们在地消费的空间足迹,也不断缩小在地消费的触点,一顿美食、一场音乐节都可能成为“爆点”。

与此同时,激烈的竞争使每个城市都面临着出圈的挑战。一方面城市出名既容易了又难了,信息扩散便捷带来信息拥挤,潜在的在地消费信息可以一夜出圈,但又难以脱颖而出;另一方面,出圈具有短期性,信息快速传播导致信息快速消失,现实的在地消费信息可以持续繁荣,但易昙花一现。我们看到的都是成为网红城市的“幸运者”,或者是机缘巧合,或者有背后持久的逻辑支撑,但实际上失败的也许更多,内卷和分化更为严重。

5.城市出圈长红,有限政府责任重大

要让一座网红城市从“出圈”变成“长红”,政府的责任非常重大。一方面,经济发展的主体包括家庭、企业和政府,三者相互需求。政府需要税收及要素和提供公共产品和制度文化,家庭需求产品和提供要素,企业需要生产要素和提供私人产品,因此政府、企业、家庭需要相互手拉手。另一方面,在流动的时代,企业或家庭都具有流动性,可以“用脚投票”。但政府是不动的,是空间的代表。城市竞争表现为政府竞争,当地政府的公共产品提供,包括基础设施、营商环境、制度、文化,都对城市发展、城市更新和城市出圈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需要把握三原则:

第一是扬个性,塑造动态比较优势,创造不可移动、不可替代的核心产品,并且不断打造新的产品。此外,还要创造能够引起大众消费共情的产品。第二是打基础,虽然网红城市出圈具有短期性,但动态比较优势却具有长期性,因此要不断改善轻资产,改善公共服务、营商环境,要创造一流的、安心的配套生活和产业环境。第三是抓关键,除了智能交互和传播技术产品的应用外,还要特别重视洞悉人们偏好的变化,引导预期。

其中,一个值得注意的群体就是网络红人、网络达人,之前做直播带货,现在做文旅。从经济学角度来看,他们实际上是“网红商人”,作为城市信息加工交换的阶层,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群体,通过深层次加工制造出网络热梗和共情故事,增加外界对城市的认同度,进一步拉动消费。未来,这个阶层在流落时代发展中会慢慢独立出来,重要性也将进一步凸显。

(来源:城中百人)